王志轩:调存量优增量转变能源结构

2016-01-06 来源:中电新闻网


 
能源电力行业有着重大变革的2015年已结束,我们迎来了充满期盼和期待的2016年。回望来路,2015年能源电力行业发生了很多历史性重大事件,在“十三五”开局之年,中国电力新闻网邀请能源电力行业专家展望2016年能源电力行业发展前景。今天刊发中电新闻网记者采访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专职副理事长王志轩的文章,敬请关注。
 
记者:2015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这一年,能源电力行业发生了很多重大事件。请您回顾一下2015年能源行业的成绩和亮点?
 
王志轩:2015年能源行业的成绩和亮点较多,深入开展电力体制改革,新电改终于上路,明确改革方向;倡议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电力企业加快“走出去”;油价、煤价下跌持续等。
 
在深入开展电力体制改革方面,2015年3月15日,中央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原则和方向。2015年11月30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下发电力市场建设、发用电计划有序放开、输配电价改革、理等六个核心配套文件,明确售电交易机构设立等细则。 

  本次以“管住中间,放开两头”为特点的电力体制改革架构,在坚持市场化改革的同时,强调了保障民生和节能减排,并提出要强化政府监管、强化统筹规划、强化电力安全运行和稳定供应的要求,强调了稳妥有序推进。
 
电力企业加快“走出去”方面,在政府有力支持下,2015年,我国电力行业不断优化升级,核电、火电、风电、水电、光伏发电出口步伐不断加快。巴西时间2015年7月17日,国家电网成功中标巴西美丽山二期项目,成为中国特高压输电技术、装备和工程总承包一体化“走出去”的又一里程碑。同时,2015年也是我国核电“走出去”的关键年。由中国广核集团牵头的中方联合体将与法国电力公司共同投资兴建英国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并共同推进塞兹韦尔C和布拉德韦尔B两大后续核电项目,其中布拉德韦尔B项目拟采用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
 
电力新常态特征明显。经济增长速度降了,尤其是煤电生产,情况前所未有,以前有时速度也有低的时候,但基本是在缺电的氛围中,但现在是相对过剩中,不过用电结构向轻型化改变,发电结构向非化石能源增多的方向在改变。“三弃”问题依然严重,但解决之道仍然艰难,关键是釜底没有抽薪。
 
油价、煤价下跌持续。这二者下迭有一定的关联性,但也不全关联,各有各的逻辑。共同的原因有经济低迷,产能过剩,低碳发展要求下可再生能源替代传统能源的预期良好等。这种状况对能源安全观、资源约束观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对传统能源的转型和长期能源投资也产生巨大影响。由于能源问题的重要性,从国家来讲,能源安全还是第一位的,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
 
记者:经过多年积累和发展,我国能源电力行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但在发展中也遇到很多问题和不足。目前,我国能源电力行业发展的问题有哪些?
 
王志轩:首先,我国能源和电力发展成效显著,但仍然面临诸多问题和艰巨任务及挑战。如能源生产和消费中排放的污染物对环境造成的污染仍十分严重;化石能源比重过高,排放的温室气体量大,低碳发展压力巨大;能源利用呈两极化状态,粗放利用仍十分严重,如在煤炭利用方面,具有世界先进能效水平和污染控制水平的发电利用与数亿吨计的原始的散烧利用方式并存;终端能源消费中清洁、优质能源如天然气与电能总量的比重过低;东、中、西部地区能源和电力发展不平衡,保障可持续供应的任务很重;能源供应链较为脆弱,能源大范围优化配置能力不强,难以满足清洁能源大规模接入、远距离输送和大范围消纳的需求;非化石能源的分散式利用、就地转化、因地制宜利用的规模较小;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还不能充分发挥,弃风、弃水、弃光等现象在不同地方还较为严重;电力行业自主创新能力还不强,创新力度需要进一步加大;电力产能相对过剩较为严重,新的煤电矛盾仍然尖锐等。
 
其次,雾霾依然顽固。不论是何原因,雾霾并没有随着各项措施的落实而减轻。一方面说明了,雾霾的产生是非常复杂的,解决问题是艰巨的而复杂的,但关键还是要靠科学,而不是仅靠勇气。我们采取的措施的力度不可谓不大,投入不可谓不小,但是不是都是科学决策呢?雾霾天在空气中弥漫的煤烟味道说明了什么?全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大力推进,某些省可能全面实施,北京今年已经关闭了3座燃煤电厂,但是雾霾是不是相应减少了,虽然不能够仅凭感觉说事,但是不是应当有个令人信服的评估呢?毕竟花了那么多钱。
 
记者:您对能源电力行业科学发展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王志轩:首先要研究编制好经济新常态下的电力工业“十三五”规划。我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新常态,电力消费从高速增长向下换挡为中速甚至中低速增长。在电力供需宽松、部分地区过剩的环境下,要实行调整存量和做优增量并重。一是将电力规划放在能源系统之中进行总体优化。以加快解决雾霾影响为目的,以能源系统优化为手段,明确各种能源的战略定位,优先解决散烧煤问题,提高煤炭转化为电力的比重。二是做好新常态下的电力需求分析预测。准确把握经济新常态的特征,顺应电力需求增速换挡的大势,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指导,以提高电气化水平、强化电能替代为突破点,精细化分析电力需求的时、空结构性变化,为力规划奠定坚实基础。三是科学统筹确定非化石能源发电发展规模。以国家碳排放控制要求和国家确定的2020年和2030年能源结构为目标,根据国家财政补贴能力为约束,合理确定非化石能源发电发展规模。四是坚持电力统一规划,着力提供用得起的安全绿色电能。优先发展水电和核电、提高新能源发电发展质量,建立分布式电源发展新机制,着力提供用得起的安全绿色电能。五是统筹电力发展与改革,稳妥有序深化改革。严格贯彻落实中发[2015]9号文要求,及时出台相关实施细则或办法,积极有序推进试点,稳妥推进改革。在强化国家统一电力规划下,稳妥有序探索通过公开市场招标择优确定投资主体制度。
 
其次,严格控制电源开工规模,优化增量结构,稳定经济增长。在未来2-3年内,需求中低速增长,发电装机容量受建设周期影响还将延续高中速增长,电力供需将延续相对过剩。建议一是严格控制电源新开工投产规模。相关政府部门既要严格控制煤电开工规模,也要适当控制具有明显随机性、间歇性、波动性的风电和光伏发电的开发节奏,以避免过快发展造成发电能力过剩加剧、行业资产利用效率下降、国家财政补贴能力不足加剧和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上调压力加剧。二是提高调峰电源比重。在严格控制电源总开工规模情况下,加快建设抽水蓄能等调峰电源,加快推进光热电站示范项目建设。三是增加水电和核电开工规模。适度增加绿色低碳、发电成本较低和发电容量效用高的水电和核电的开工规模,为拉动和稳定经济增长、促进电力结构绿色转型和低碳发展、保障电力中长期安全经济供应发挥作用。四是加快清洁能源基地外送电通道建设以及配电网建设改造。
 
第三,要远近结合、多措并举,着力“调整存量”,加快解决好“弃水”、“弃风”、“弃光”和产能过剩问题。要从行业全局来统筹调整存量,加快解决好“弃水”、“弃风”和“弃光”和产能过剩问题。一方面要强化电力统一规划,真正做到各类电源之间、电源电网之间相协调,区域布局及项目与消纳市场、配套电网以及调峰电源相统筹,健全国家规划刚性实施机制;另一方面要调整新能源发电发展思路,风电和光伏发电发展应坚持集中与分散相结合原则,近中期优先鼓励分散、分布式开发。同时,要采取应急措施,一是建设跨区跨省通道。结合规划提出云南、四川和“三北”等可再生能源基地的跨省区消纳应急输电通道工程,尽早核准和建设。二是严格控制电力富余较多以及“弃水”、“弃风”和“弃光”严重地区的电源开工规模,集中消化现有过剩能力。三是创新探索消纳新途径。认真落实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开展可再生能源就近消纳试点的通知》要求。在保障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基础上,积极探索风电清洁供暖工作。四是发挥市场机制作用,促进增供扩销,实现电力企业与用户互利共赢。
 

      关键词: 电力新闻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